季云愔

繁花一瞬,馥郁遗香;命由天定,事在人为。

【王柔】红尘怅归人 5

私设严重,文不对题,作者脱线,总之慎入。

王杰希回到中草堂,听高英杰汇报他不在时的事情,旁边几个叽叽喳喳的,若是寻常自然不会这般吵,只是这些天着实出了件稀奇事。

有个姑娘来了两次,既不看诊也不抓药,指名道姓要找王杰希。

过去也不是没有富家小姐私下打听了地址来找王杰希,但哪个不是扭捏娇羞大半日才问王大公子在不在的?像这两次来的那个姑娘,开门见山,那气场,倒像是来踢馆的。

不用多说,王杰希便知,那姑娘是唐柔。

他点点头,而孩子们还在一脸兴奋地议论着人家姑娘,就好比现下的刘小别,说出“那姑娘生得真漂亮”时眼睛贼亮。高英杰笑得有些尴尬,转头看见王杰希眉头一皱,心说不好。

“不可背后议人。”

“是!”

看着一群后辈瞬间噤若寒蝉,乖乖巧巧,王杰希很是满意,孩子们果然还是很乖的。想着就转身进了内室捣鼓药材。他却不急,毕竟,唐柔不是那样没耐心的人,大约不会因着一两次扑空就放弃。

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想了些什么的王杰希点了点头,将手下的药材一点一点研磨成粉。

唐柔果真又来了,不过,不是来找王杰希的,跟着唐柔一起来的还有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生得活泼伶俐,言笑间皆是明媚模样。唐柔是带妹子来抓药的。

好吧其实是她妹子跑到兴欣玩时听闻过王杰希的事迹,对此十分好奇,磨了唐柔许久,烦得唐柔终于同意,不过也与她约法三章,只许看,不许打扰人家。

小丫头对自家大姐一向信服,自然不会平白去打扰,想到了娘亲平常惯用的几味药材好似用的差不多了,便干脆去抓药,顺带看一看王杰希是何方神圣。

是以,微草的孩子们发现唐姑娘的妹妹老是在偷看自家堂主。

嗯,很有意思,又有姑娘看上堂主了。

同样作为姑娘的柳非就大着胆子上前与人家小姑娘搭话。

“柳非姐姐好,我叫唐婉,姐姐叫我婉婉就好。”

声音温和,落落大方,跟她姐姐唐柔一样,完全不怕生。不过说了几句话,就将柳非当了朋友,开始好奇地问东问西,问中草堂和江湖的事情。柳非自然捡了些能说的说与她听,心下益发喜欢这个小姑娘。

直至唐柔拿着包好的药与王杰希一起走到这边,两个人还意犹未尽,唐柔皱眉:“不是与你说了不许打扰人家?”

唐婉还是怕姐姐的,吐了吐舌头,朝柳非眨眼睛,倒是王杰希摆了摆手:“无妨,他们这时候也是休息,唐姑娘不必介怀。”

唐柔点头:“多谢。”

又去看唐婉:“你再不回去,爹该担心了。”

唐婉点头,临走还不忘嘱咐柳非:“说好了,若是有闲暇,柳姐姐便来我家玩吧。”

柳非自然应允,毕竟,她一向在中草堂,可没几个女玩伴,如今认识了个小姑娘,自然开心。

-tbc-

他却不急,毕竟,唐柔不是那样没耐心的人,大约不会因着一两次扑空就放弃。

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想了些什么的王杰希点了点头,将手下的药材一点一点研磨成粉。

谁知,一日又一日过去了,唐柔却是再没来过。

王杰希也没什么反应,毕竟,不过是一个仅有两面之缘的姑娘,大约,是有什么事吧。

又过了些时日,家里却是又差人送信叫他回家了,说是家中有要事要他打点。

他将信将疑,还是回去了,鬼使神差地,绕路路过了唐府,却发现那座府邸门前围满了人,从缝隙里,可以看见有人将一抬一抬的东西往里运,那些个箱子也是不差的材质,上头系了红绸,看着很是喜庆。

有人在小声议论。

“那些人从前看不起咱们大小姐,而今人家王公子不嫌弃……”

王杰希懵,哪个王公子?这京城里有多少个能数得上号的王公子?

带着疑惑回到家,却发现家中气氛不大一样,很是忙碌,也很是喜庆。王家老太君见他回来了,拉着他手,苦口婆心:“小希儿谈上了柔柔这样好的亲事,奶奶也就不逼你了,只是你是做大哥的,弟弟好日子将近,这几日你便在家里,帮着打点一下,迎亲时,还需你这大哥帮忙。”

……

清晨,王杰希立在自家院子里,回忆起方才的梦,看着自家弟弟院子的方向若有所思。

“你想找韫希便去呀,光看着那边做什么。”

一向悦耳的声音自身后响起,王杰希转身,只见姑娘一双美眸中带着疑惑。他走过去,手一伸,将姑娘一拉,姑娘猝不及防被他抱入怀中,惊呼一声:“王杰希你干什么!现在是白天!”

王杰希不肯松手:“柔柔,你有没有认识什么不错的姑娘,性情好,与我家门当户对的。”

唐柔挣脱不开,没好气地问他:“干嘛?”

过了好一会儿,王杰希将她松开,一副没事人的模样,淡淡道道:“没什么,我是觉着我既为兄长,也该关心一下韫希的亲事了。”

以上纯属乱来,不算正文。鬼知道我脑子里都是些什么。

【王柔】红尘怅归人 4

次日一家人吃饭时,王家老太君看了自家嫡长孙良久,道:“大希儿,听小希儿说你跟那唐家的大小姐是旧识?”

王杰希闻言看向王韫希,神色里带着谴责。王韫希别开了视线,他这不是受惊过度不小心说出来了么,天晓得大哥在这个圈子里居然还有故人。

“你别瞪小希儿,小希儿还不是为你这个大哥着想,年纪不小了,你看看跟你差不多年纪的那几个,老方家的莫说是成了家,孩子都有了,再看看人家老林家,老刘家……哦,还有小楼那孩子,不也跟你一样往外跑,可人家还和钟家的小丫头有婚约,聘都下了,就差拜堂成亲,还有……”

“奶奶……”

眼见着老太君大有将京城数遍的架势,王杰希连忙打断。

其实,在江湖上,跟他一代的,可没几个是有家室的,这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奶奶,您也别急,大哥这不是还没找着合适的么,待找着了合适的,不用等您来急,他自己就急了。”

王韫希也怕他大哥为他说漏嘴了与他算账,这时候便跑出来打圆场。

王家老太君却不这么容易被糊弄过去,往他那头扫了一眼,道:“小希儿你别当奶奶老了想不着,你不就是寻思着你大哥亲事没成没人会催你?想都别想,若你大哥真废了,便是坏了规矩也要将你媳妇先抬进门,玉柳,你改日便去操持这事儿。”

王家的夫人,大小二希的母亲秦玉柳连声应了,王老爷原本想说这不和规矩,被王家老太君给瞪没了声。

王韫希:“……”

这又关他什么事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王杰希则是另外的想法,只见他眉头蹙起,回想着自家奶奶方才的话。什么叫废了?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王家老太君自然也没忘了他:“大希儿也莫以为没你事了,过两日你便随着你爹去拜访一下你唐伯伯,都是故交,又是同僚,成日不走动的话像什么话。”

王杰希与自家爹对视一眼,读懂了各自眼中的无奈,点头应了。一顿饭,终于能够好好吃完了。

父子俩也确实去拜访了唐书森,只不过,唐柔出门了,自然遇不上。王家老太君找人打听到了唐柔一向在江湖上跑,王杰希迫不得已又交代了自己与唐柔约见中草堂(虽说不知对方是否上心),便终于同意放王杰希离家,并表示,这事成不了就不用回来了。

王杰希被送出门时整个人也是懵的,这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

-tbc-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

【王柔】红尘怅归人 3

私设严重,文不对题,作者脱线,总之慎入

次日一早,王杰希被拉起来打扮,到底是自己生宴,不出来走一遭,总是不行的。

当朝民风开放,也没什么未出阁大闺女不许出门的规矩,因此别的也有带儿女过来的,王杰希的弟弟妹妹也能出来,表亲也被接过来玩,热闹。

只是王杰希细细一打量,发现了一个问题,来参加的客人,多是有适龄女儿的。而发帖子这事儿,是王杰希他母亲和祖母操办的。

王杰希:“……”

他好似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现下他家后花园里一群莺莺燕燕,总是寻他问路,问外头的事情,神情无限娇羞。

王杰希:“……”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这书香浸染的大家闺秀按理说不是不喜欢他这类长期在外头跑的吗?他却不晓得自己这王家大公子的身份是有多高。即便往后不接封荫,他终究是王家的大公子。大家一致认为他是太年轻了,才爱往外跑,到时候成了家,自然就安定了。

王家二公子王韫希看着自家大哥这待遇,替他感到心焦,却也不敢去解开困局,不然他娘饶不了他……

一转眼,却看见回廊里一个秀丽女子饮着茶,看着奏乐的方向,似乎对花园中的事并不感兴趣。

这姑娘,王韫希见过几次,印象挺好,他便上去打招呼:“唐姑娘,别来无恙。”

唐柔微微笑:“二公子别来无恙。”

唐柔姿容本就算上乘,今日赴宴,即便兴致缺缺,出于礼仪自然是打扮过的,这样一笑,真真是惊艳。不过别的王韫希是不会多想的,唐柔还比他大上一岁,也不晓得唐伯父怎么想的,把姑娘耽搁到了这个年纪。

不过这些话,他是不会说的,他只道:“唐姑娘不去与其他姑娘说说话?”

说着刻意让出了看向王杰希的方向。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唐柔恐怕真与自家兄长合得来,当弟弟,自然是为兄长好的。

唐柔本身是没兴趣的,之前也没留意王家大公子是哪位,现下一眼看过去,眉一挑,将手上茶杯随手交给了路过的一个侍女,又是嫣然一笑:“现下便去。”

王韫希叫唐柔这反应唬得一愣,有点儿懵,只看见唐柔婷婷袅袅地往那边去了。

王杰希原本正应付着不知哪家的千金,一个抬头,看见一个有点儿面熟的姑娘款款走过来,唐柔生得好,哪怕不过见过一面,也是会有印象的。看她今日是穿着一身绣花襦裙,真真大闺女的打扮,也是好看得紧。

围着王杰希的两个姑娘看见王杰希看着一个方向,便顺着他目光看过去,一眼,心头警铃大作,王杰希则是朝她们道了声:“失礼了,我去招待故人。”

两个姑娘眼神一黯,却怎么也不甘心离开,貌美不过,还有年轻跟才艺不是,这唐家的小姐跟她们不是一群,总爱着往外头跑,这样的姑娘,总是,没那么招人喜欢的吧。王公子只是因为她是故人,才会招待她。

唐柔自然也听见了那一声故人,不免偷笑,只见过一面,也算得上故人?

自然也是迎上去,笑道:“王大公子。”

王杰希点头:“唐姑娘。”

唐柔也不扭捏,耸了耸肩,拉了拉自己的裙子,歪着头,有些小俏皮:“可惜今个儿不方便,不然非得再跟王大公子请教请教。”

王杰希眉头舒展了些,道:“若唐姑娘不嫌弃,哪日方便了,来中草堂寻我便是。”

唐柔果真是眼前一亮:“那便谢谢王大公子了!”

前头有人来说布宴了,王杰希要去再拜会一遍长辈,唐柔也该入席了,二人自然也就散了。临别时,王杰希不由多看了一眼唐柔,发觉唐柔对她一笑,便跟着侍女去了。

虽不过说了几句话,王杰希却觉得舒畅了许多,大约是,这宴席上,终于有个志同道合的人了。

-tbc-

王队生日快乐!

【王柔】红尘怅归人 2

私设严重,文不对题,作者脱线,总之慎入

中草堂今日有件喜事,走丢两年的堂主回来了。

提供以上信息的柳非柳姑娘被罚去抄账了。不过柳姑娘表示,只要堂主您活着回来再苦再累再无聊的活儿她都乐意干。而刘小别表示:这个月终于不用他抄账了。

王杰希也很纳闷,之前他走得急了些,只留了张条子说是出去寻药,怎的就成失踪人口了?

寻来了最是乖巧的高英杰询问,少年挠了挠头,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终还是柳非来认错,他们自然晓得堂主英明神武武功盖世世外高人吉人自有天相,肯定能逢凶化吉,只是外头有些人的嘴忒损,一口咬定王杰希不肯露面是失踪了,要求中草堂重新推选堂主,只是都叫邓复升压下去了,而今王杰希回来,才是真真正正能松一口气。

果然,那些个乌合之众不战而退了,不足为患。

王杰希更在意的,却是回来时遇上的那女子。

唐柔,若他未曾记错,这便是户部尚书唐书森极为宠爱的大小姐,按理说是官家小姐,要求的便是知书达理,却不知怎么就养成了这副模样,眼见着年纪一天天大了,唐书森居然也不着急。

不过这别人家的事儿,他也管不得。

毕竟他还有自己家的事儿要管不是?

当天下午,王家人过来了。

中草堂堂主王杰希,早些时候没在江湖上混,是那京城王家的大公子,世代为官,只是出来得早,不跟家里发展,除却他家表弟高英杰,这事儿便没多少人知道。

到底是当人家儿子的,没有不回去的道理。

回去就挨了王家老爷的训,念的就是无缘无故丢了两年回来还不先与家里说一趟,若非王家老太君拦着,估摸着不跪到天黑王家老爷是不会让他起来。

训完了还不成,直接就与他说在家里至少住半个月,不为别的,过些时日是王杰希生辰,王杰希丢了两年,家里人急,王家老太君寻人算过,说要办个生辰,可以将王杰希招回来,原本不会宴请他人,听闻王杰希回了中草堂,立马寻了人办宴,帖子都下发了,才让二儿子去接王杰希回来。

王家老太君将他从王家老爷手里“解救”出来后,就将他拉到了另一处说话,说得不外乎一些“年纪不小”“该安定下来”“不管怎么说也得成家了”“别耽误了下头的弟弟”。

王杰希:“……”

按王家的规矩,长子未婚,次子不得成亲,长姊未嫁,小妹也不得出阁。他这么整,确实是耽误了自家弟弟。

虽说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是他出来江湖这般久,又怎么不希望找个合适的,再说那门当户对的大家小姐,哪个乐意与他出来吃苦头?留在家里,还耽搁了人家。

若不是怕母亲和祖母再哭上几日,王大公子倒真想说一句:“要不你们就直接当我死在外头了?”

-tbc-

【王柔】红尘怅归人

突如其来的脑洞,鬼知道还有没有后续,毕竟没什么思路……
架空背景,私设诸多,文不合题,慎入
哎呀随意看看就好╮(╯_╰)╭

唐柔瞧着前面一股书卷气看上去文文弱弱的绿衣男子,眉头拧成了一个结,心里有点惆怅。

周围树干上还留有着打斗的痕迹,可绿衣男子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着实有些扎眼。

她最近心情不甚愉快,便一早上山来,瞧瞧能不能遇上叫她练练手的灵巧猎物,好半天连兔子都没碰上一只,原本以为要败兴而归,谁料竟碰见了几个山贼为难一个背着背篓的落魄书生。

即便是在鲜有人至的山里,天子脚下哪能容这些人放肆?天生好斗的唐大小姐觉得她必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自然她也这么干了,提着手里一杆矛就上了。

哪知道那些个山贼虽是乌合之众,那山贼头子却有两下子,在唐柔手上不落下风,反而设法激得她屡出破绽,渐渐不敌。

唐柔哪里是肯认输的性子?咬咬牙正欲再上,接着却是愣住了。

只见那书生顺手折了根树枝,提足上前,偏身避开了山贼头头的刀锋,而后身法更是诡异无比,叫唐柔看不透彻,但可以确定的是,那山贼头头节节败退,在遭遇唐柔消耗体力之后在这书生看不出章法的攻击之下难有招架之力。

不过他并没有伤那山贼的意思,倒是对方知情识趣,寻了个空子溜了。

唐柔看那书生,对方连气都没喘,一根破树枝生生叫他使出了绝世宝剑的气势。

或许是叫她看得久了,有些尴尬,他一揖,道:“在下中草堂王杰希,多谢姑娘相助,不知姑娘何方人氏,可否透露一二,也方便王某改日拜谢。”

唐柔眉头皱得更紧了。

王杰希?传说中悬壶济世的中草堂堂主?据说曾经也是武林高手,这两年不知为何归隐了。

所以,这个王杰希,是那个王杰希没错了?

---

王杰希也有些无奈,谁晓得不过出门采个药,历经千辛万苦在家门近在咫尺时居然能遇上找事的。中途还有个姑娘见义勇为。

虽说自己最终还是出了手,却也该感谢对方的,毕竟人家有这份心,瞧这姑娘落落大方英姿飒爽,约莫是个江湖人,只不过,大姑娘看他的眼神,有点儿不大对。

想起了从前在家中见过的那些姑娘,王大公子一个寒噤,下意识报上了自己中草堂的身份,至于为什么,王杰希自己也不晓得。不过中草堂规矩严是人尽皆知的,晓得了他是中草堂的人,也能叫一些姑娘打消某些想法。

果不其然,这姑娘皱了眉。王杰希正想着如何继续应付,却感觉一阵风擦过,白光一晃,姑娘的长矛直指着他。

“兴欣唐柔,愿与阁下一战。”

【韩戴】女儿情 番外

“你说什么?”

戴妍琦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满面惊异地望着眼前的人。

眼前人,正是她从前拐来的男朋友,霸图前队长,几年前从霸图退役,联盟现任数据分析师之一韩文清是也。

现在他们面对面坐在一个小咖啡厅里,从前号称一如既往的霸气侧漏的韩文清现下满面局促,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对面几乎可以说是吓得魂飞魄散的戴妍琦。

若不是在公众场合,戴妍琦已经跳起来了。

如今她二十五岁,是雷霆的核心队员,见过了不少大风大浪,开始学着为对手布下一个又一个坑,带领着队友走向前方,她也成了后辈眼中可靠的前辈。

换句话来说,她如今沉稳,冷静,果敢,早已不是当初爱撒娇的一惊一乍的小姑娘。

当然,在熟悉的前辈和韩文清面前,爱撒娇是依然的,但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就能叫她吓成这样。

韩文清也紧张,生怕戴妍琦就说出那么一句:“我不同意。”

毕竟,作为男女朋友在一起五年有多了,这个时间,真的够了。

于是,他的手指又捏紧了些,微微颤抖,目光因为不敢去看那个用双手死死捂住嘴的漂亮姑娘而垂下,手中盒子里那枚戒指反射着上头的光,有些刺眼。

低低的啜泣身,他抬头,看见了姑娘那双水色晕开的眸子,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谁知姑娘离开自己座位,绕开了桌子,不顾一切似地扑了他满怀,他表情终于有些松动了,垂下手,环住了姑娘。

“好突然,真的好突然,我都被你吓了一跳。”

闷闷的声音从他怀里传出来。

戴妍琦是真的被吓着了。

或许是突然,可已经五年了,戴妍琦之前也说队里的孩子已经能够独当一面,自己有些支撑不住,过了这赛季,就要把江山让给年轻人。小姑娘年龄也不小了,他家里也催了很多回。五年,真的够了。

韩文清放轻力道揉了揉戴妍琦的发。

“以前就是你先表白,求婚这种事,总不能让你来。”
“伯父伯母那边我都问过了,爸妈那边也催了我很久。”
“所以姸琦,你愿意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吗?”

怀中的人僵了僵,猛的抬起了头,眼中还泛着水光。

终于,那水光滑落了,小姑娘重新扎进了他怀里。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fin-

女儿情到这里就算是彻底完成了,因为我能力有限以及某些外界不可控力,正文加上番外都不长,十分抱歉,谢谢一直看下来的小天使们。

【韩戴】女儿情 结

确定了关系的日子,跟没确定关系的日子,貌似过得差不多,哦,还是有区别的,从前只是发消息,现在会打电话。

两个人也没想着公开或是遮掩,一直就按着最寻常的方式相处。

霸图这一头,韩文清和张新杰是室友,加之张佳乐喜爱串宿舍,自然是知道了韩文清貌似在谈恋爱,只不过不晓得对象是谁,张新杰不是八卦的人,张佳乐也不敢在外头到处嚷嚷开,便只告诉了老友孙哲平,然而孙哲平对这事儿并不感兴趣,也没有传开,只是私下怂恿韩文清把妹子带出来聚餐。

至于雷霆,戴妍琦没有刻意掩饰,二十来岁的大闺女谈个恋爱再正常不过,虽说没有人去追问,内心却是打着鼓。队里一枝花被拐了,怎么说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不过,小姑娘开心就好。

开心归开心,到底还是有些忧愁的,毕竟,戴妍琦觉得自家妈妈那边不知道该怎么说。

看着下一个假期越来越近,将将回家的戴妍琦实在是有些犹豫。这么多年谈第一场恋爱,还是以结婚为目的的,总要跟妈妈说一声的,让妈妈担心的话多不好。

于是,戴妍琦同学先找到了韩文清。

「雷霆·戴妍琦」:韩队,在吗?
「霸图·韩文清」:?

韩文清忽然见到戴妍琦那么严肃的一条消息,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转眼就看见了下一条消息。

「雷霆·戴妍琦」:你方不方便接电话?

于是韩文清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姸琦?怎么了?”

那边有些吞吞吐吐:“我想着,我们的事情,总该跟我妈妈说一下,可是……我怕她不同意……”

韩文清一想也是,就年龄差这一条,恐怕都是女方家长那儿难以迈过的坎。听戴妍琦说她有个在读小学的弟弟,他这年龄,如果结婚早,儿子也差不多该读小学了。

况且,自家闺女儿,交给谁都很难放心吧。

他沉默的有些久了,戴妍琦就以为他不高兴,赶紧解释:“额,我不是说你不好,可是我妈妈她之前因为职业选手的事情已经让步了,我怕她不开心……”

“姸琦。”

韩文清出声打断了。

“如果伯母不放心,我会证明给她看,让她放心的,我是你男朋友,这些事,我来操心就好了,相信我。”

戴妍琦愣住。

许久,才低低地说了一个:“嗯。”

因为不安心,戴妍琦在回家之前就打电话跟妈妈说了这件事,她真怕自己面对面看着自家妈妈不忍的表情会说不出口。

“妈,我谈恋爱了,也是职业选手,是霸图的队长,叫韩文清。”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直到戴妍琦心慌。大概,是不愿意吧,她想到了的,她知道会有阻碍的。强忍住眼眶中打转的泪水,想宽慰自家妈妈两句,却听到自家妈妈出了声:“你喜不喜欢他?”

“喜欢。”

“他对你好不好?”

“好。”

只有斩钉截铁的一个好字,很多东西,无从描述,她喜欢韩文清,就是因为觉得他好啊,可是,谁晓得那份好是不是她妈妈也会觉得好。

妈妈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如果哪天他或他家里人对你不好了,就回来找妈妈,妈妈永远疼你。”

戴妍琦愣了愣,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她妈妈什么意思,问道:“妈,你……同意了?”

“之前小桓跟我打电话的时候提到过有个韩叔叔人很好,小孩子的感觉,很多时候是对的。而且,你喜欢,是最重要的,不管怎么样,妈妈希望你过得好。”

虽隔了电话线,戴妍琦却仿佛能看见自家妈妈坐在沙发上,说出这些话时,神色淡淡的,不经意间会皱皱眉。

“谢谢妈!”

也许是太过激动,便再也抑制不住哭腔。那边她妈妈仿佛笑了:“傻孩子,哭什么,告诉你,可别有了男朋友忘了娘,找个机会,趁着你爸这段时间休假,赶紧把人带回来看看!”

“嗯!”

-fin-

*最后一章,居然没韩队什么事,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烂尾,但小戴的家长都已经同意了,韩队那边更是没问题,如果不横生风波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发展了……我寻思着有空了再写个小番外什么的。
*前几天因为三次元一些事没更文,实在是抱歉_(:3」∠ )_
*所以说,其实我还是跑题了,偏离了原本的主旨十万八千里……
*谢谢大家没嫌弃我,一直看下来,也谢谢在评论里鼓励我的小天使,心里真的是特别感动,谢谢你们,谢谢

【韩戴】女儿情 14

「小金玉」:好吧,不管怎么说,姐姐都支持你。
「小金玉」:要不你就先告白试试看?
「戴妍琦」:那万一失败了呢?
「小金玉」:你之前撩他的时候,他有没有不耐烦什么的?
「戴妍琦」:……
「戴妍琦」:挺配合的

应该算是挺配合了吧,毕竟每一声晚安韩文清都有回,她要特产韩文清也给了糖。

「小金玉」:那不就成了?
「小金玉」:他肯配合估计是也喜欢你。

嗯,韩明钰认为,传闻当初叶神在第十区闹得天翻地覆,可没见他在没有利益交换的情况下配合过谁。

「小金玉」:再说了,你还有我嘛!
「戴妍琦」:嗯!那我去试试!

韩明钰自认这一次开导十分成功,转头却又哀叹好好的白菜居然没让自家的拱了,实在是遗憾。回头想了想又觉得也好,戴妍琦是她喜欢的小姑娘,叶神是她崇拜的职业选手,万一真在一起了,也算是皆大欢喜?

韩明钰遗憾,所以韩文清收到了一条消息。

「韩明钰」:大侄子,让你拖拖拉拉,你没戏了,小姑娘要去跟叶神表白了。

戴妍琦,跟叶修表白?

韩文清眉头皱起。

然而没等他细细思索,戴妍琦的消息也过来了。

「雷霆·戴妍琦」:韩队,在吗?
「雷霆·戴妍琦」:我跟你说个事,认真的。
「雷霆·戴妍琦」:我喜欢你。
「雷霆·戴妍琦」:我是认真的,是想跟你过一辈子的那种喜欢。我想过,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应该是年龄,不过,时间会解决这个问题。
「雷霆·戴妍琦」:韩文清,你介意多个对象吗?女的,会打荣耀会写文会画画。

虽说不大看得懂最后一句话,不过前面的内容已经将韩文清打了个猝不及防。小姑娘这么认真的模样,除了带孩子,便是打荣耀。这种偶尔显现的带着天真的认真,正是他最喜欢的一面。

由于他愣的有些突然,手下便将下意识出现的想法发了出去。

「霸图·韩文清」:你不是喜欢叶修吗?

戴妍琦大惊,天地良心,她哪里敢打叶神的主意,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啊,她一点,哦不,半点也不想死在联盟女神苏沐橙手里。

「雷霆·戴妍琦」:!!!∑(°Д°ノ)ノ
「雷霆·戴妍琦」:韩队,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您这是跟我多大仇(இωஇ )
「雷霆·戴妍琦」:您要是不喜欢我您直说啊!!!!!我保证不会再打扰的(ノДT)

所以等韩文清反应过来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了。说实话,韩文清实在是佩服戴妍琦的脑回路,若任其自由发挥,也不知道会怎样。不过他可不敢。

「霸图·韩文清」:我有说不喜欢你吗?

这会该戴妍琦愣了。

「雷霆·戴妍琦」:所以说,我这是表白成功了?(๑•ี_เ•ี๑)韩队您肯跟我处对象?
「霸图·韩文清」:怎么还用敬称?

那个“您”看着怪不顺眼的。

「雷霆·戴妍琦」:啊啊啊我要去报喜ヾ(@^▽^@)ノ

然后,戴妍琦真的就没理韩文清了,韩文清还是有些郁闷,所以这是表白成功了就溜了?

当韩明钰收到戴妍琦和韩文清几乎同时发来的那句“我们在一起了”的时候,她觉得她今天没法好好练琴了。

-tbc-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韩戴】女儿情 13

大约也是明白这样耗着总不是办法,韩文清那样的性子,大约只是当她也同旁人一般与他交好,看着韩文清到现在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二人间的交流话题也都由她主动提起,大约也是不知道她心思。

她更担忧的,是长此以往,韩队会将她这小女孩当做了妹妹。要知道,她最开始的目的,可不是叫韩文清将她当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不过,不这么耗着,又该如何呢?

直接表白的话,会不会太突兀了……

这种时候,戴妍琦忽然觉得,若是有个能分享心得的前辈,那真是太好了!然而,想想队里的不知道有没有摸过女孩小手的前辈们,戴妍琦认为,可能找外援会更为靠谱一些。

至于这外援么,女选手群是先排除掉的,戴妍琦可不想在不知道结局的情况下被调侃死。家里的话,还在试探中。戴妍琦忽地想起了一个人,这人算来算去却要算是韩文清那边的人,不过,这人的态度也是不确定的,也不能就这么贸贸然说出韩文清。

挑了个休息日,算好了时差,才给那边发去了消息。

「戴妍琦」:姐姐,在么?
「小金玉」:在在在,姸琦小妹妹咋滴哩,今天有空?想起姐姐我来了?
「戴妍琦」:姐姐,你有没有谈过恋爱?
「小金玉」:哟,这么正经,说说说,小姑娘你情窦初开了?看上的谁?

韩明钰也是惊讶,戴妍琦怎么就突然要找她“请教”这种问题,还是用这么老正经的风格,连颜文字都没用。也不晓得自家侄子还有没有戏。出于私心,她还是截了个图发给韩文清,全然不顾自家侄子有没有那种心思。

「戴妍琦」:姐姐……

这欲言又止的模样,多半是不大方便说。

「小金玉」:啊,不方便说是谁也没关系的,说说情况吧,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戴妍琦」:我觉得他感觉不到我的示好。
「小金玉」:诶诶诶,是你的示好太隐晦还是他反应太迟钝了?要不你就试试直接表白?
「戴妍琦」:万一失败了多尴尬,而且,恐怕没人会觉得我们两个相配。
「小金玉」:为什么?
「戴妍琦」:他比我大很多。

大很多?韩明钰新说就年龄这一条韩文清可能有戏,切换对话框一看,登时给气着了,恨铁不成钢。

「小金玉」:[图片]
「大侄子」:年龄不合适,不想耽搁了她。

感情你对人家有意思就为了个年龄给压下去了,这会儿好了,等人家姑娘表白成功看不把你悔死。

韩明钰这会到时没有再截图,心思转了转还是决定打探多一些信息,看能不能帮自家侄子争取一下。

戴妍琦收到消息却是愣住了,一阵心虚。

「小金玉」:对方是什么职业?
「戴妍琦」:额,圈里人,应该……不会太在意我的职业问题吧……
「戴妍琦」:毕竟他为这个游戏奋斗了十年……

韩明钰一怔,圈里人?大她很多?为这个游戏奋斗了十年?

「小金玉」:厉害了!实力怎么样?
「戴妍琦」:怎么说呢……
「戴妍琦」:很强!大神级别。
「戴妍琦」:等一下,姐姐你跑题了。

哎哟喂,圈里人,大她很多,为这个游戏奋斗了十年,很强,答案似乎是呼之欲出了……

韩明钰哀叹一声,自家侄子怕是没戏了。

「小金玉」:没想到你喜欢那个调调的……

戴妍琦又是一愣,被猜出来了么?想不到连韩明钰都觉得他们看起来不大合适。

「戴妍琦」:可能是有点太出人意料了,不过,他真的很好。

-tbc-

*压到这么晚才更,有两个原因,一是卡文二是懒……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韩戴】女儿情 12

两支队伍是散乱坐的,增进情谊。

吃宵夜也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玩。转头间,几个小年轻便扎堆了。这么多人里也就一个姑娘,雷霆宠着,霸图也是让着,不过戴妍琦可没心思胡闹,与人谈笑风生。韩文清眼风扫过,只见宋奇英面红耳赤似在辩驳,戴妍琦笑得纯良无害,秦牧云一脸的事不关己。

肖时钦原本与张新杰聊得投机,瞧见了韩文清盯着一个方向看,便也看了过去,一眼之下,便已明了情况,也没个办法,只能道:“姸琦,小宋周正,你别把人吓着。”

戴妍琦刚与秦牧云联手坑了宋奇英,自知理亏,便朝肖时钦吐了吐舌头,卖了个乖:“队长,我是那么可怕的人吗!”

含噌带怨,正是最寻常的撒娇模式,雷霆众人早已习惯,当做了妹妹对兄长或是女儿对妈的撒娇,就连迟来的张家兴都习惯了这样的模式,只可怜肖时钦年纪轻轻还要管个这么能折腾的“女儿”。

可在旁人看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不过,好似也正常?毕竟,这是个敢向韩文清讨要特产的姑娘啊。

“小宋性子不够活泼,也该玩闹一下了。”

连韩文清都这么说了,肖时钦也不好再干涉。等一下,韩文清?

秦牧云觉着,队长身上的气场,怎么好像变了些。秦牧云默默打了个寒战,去拿了串烤翅压压惊。

张新杰则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韩文清:“也是,年轻人,该活泼些。”

接着便又拉着肖时钦讨论去了。

张佳乐朝着林敬言使了个眼色,林敬言愣是当做看不见。不小一会儿,戴妍琦却是撇下了几个小年轻,拎着串莲藕就凑到了前辈堆里,的韩文清跟前。

 “这个好吃,你尝尝~”

哎哟那翘起来的尾音。

韩文清淡定地点了点头,接过了那串藕,咬了一口:“嗯,好吃。”

戴妍琦笑得欢喜,一回头又找小年轻去了。

这怪异又自然的相处模式……

宋奇英想了想还是没多想。

有张新杰在,他们也闹不了多久,也是九点多,便散了伙,哄着一群“小孩子”回去了。

戴妍琦回了宿舍,梳洗好了,躺在床上翻着照片,乐呵,一见时间不早,明天还有训练,赶紧准备着睡了,还不忘给韩文清去声晚安。

「雷霆·戴妍琦」:韩队晚安(,,•́ . •̀,,)
「霸图·韩文清」:晚安。

小戴心满意足。

韩文清有些困扰,虽然说,小姑娘在他面前也是活泼得很,但,在肖时钦面前是不是活泼得过了头?

“队长,明天还要赶飞机。”

“嗯。”

张新杰恰到好处地从卫生间走了出来,韩文清点头,将手机随手放到床上,走进了卫生间洗漱。手机屏幕上有莹莹亮光,没关。张新杰一眼扫过,无心细看,自然也看不清上头的字,只不过,那个图标他也认得,首先是色彩鲜明,其次,这个图标,在群里经常出现。

戴妍琦?

想到了韩文清宵夜时的不大寻常的反应,再联系机场的互动,张新杰心里有了个猜测。

-tbc-

*还是没进展,宝宝心里苦……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